当前位置: 首页 > 延安红色地标

延安红色地标

直罗镇战役烈士陵园

 直罗镇战役烈士陵园(图1)

直罗镇战役烈士陵园全貌      

      直罗镇战役烈士陵园位于富县西部直罗镇柏山寺山脚下,距县城53公里。

      直罗镇战役烈士陵园属国家级烈士纪念设施,是为纪念19351121日的直罗镇战役和在战役中牺牲的烈士而建的。始建于1954年春,占地60亩,园内栽植了大量松柏陵园分为纪念区、陈展区、英烈区、观光区和战役指挥地旧址五部分。

纪念区主要设施包括两个纪念广场、长征精神纪念碑、直罗镇战役纪念碑及群雕。直罗镇战役烈士纪念碑一座,上面有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杨尚昆同志亲笔题写的“直罗战役烈士纪念碑”。亲自指挥直罗镇战役的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叶剑英等中央领导、将帅雕塑。2016年,为纪念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特在陵园内立“长征精神纪念碑”一座。201711月建成长42米,高3米,厚0.45米的英烈墙,墙面镌刻英烈名录325位英烈的名字刻于其上

陈展区是一座建筑面积719.6㎡的纪念馆,利用声、光、图、文、场景等方式全景展示直罗镇战役的历史过程。全馆由5个单元组成,陈展面积360平方米,展线长75米。馆内以“奠基礼﹒直罗镇大捷”为陈展主题,围绕直罗镇战役的大背景、全过程及战役之后带来的形势变化及产生的影响,展陈了在直罗镇战役中的革命事迹、文物、陈列展板和音像史料,全景式再现“奠基礼”这一辉煌历史画卷,凸显“奠基礼”的伟大意义。

墓区位于陵园北部山腰,安葬了直罗镇战役中牺牲的烈士和富县西半县的散葬烈士。其中有在直罗镇战役中牺牲的中共中央委员、红一军团四团代政治委员黄甦、红二团团长李英华和聂荣臻元帅的警卫员孙起锋、以及12名小烈士和在其他革命战争中牺牲的富县籍有名烈士325名。

观景区位于陵园北部山顶,有唐代宝塔一座,站在山顶直罗镇战役的现场一览无余,尽收眼底。

战役指挥所旧址分别位于直罗镇的东北、西北、西南,直罗镇战役中,按照毛泽东的战役部署与安排,由三个前线指挥所,构成战役指挥系统:中央军委暨红一方面军总指挥所(又称毛泽东指挥所)、红一军团指挥所(又称林彪指挥所)、红十五军团指挥所(又称徐海东指挥所),分别位于直罗镇大梁(又称凤凰头)、大峁、旗杆山。

 

历史事件:

 

直罗镇战役

 

      193511月18日,毛泽东在直罗镇以东的张村驿镇主持召开了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叶剑英、聂荣臻、林彪、徐海东、程子华、左权、彭雪枫、陈赓、朱理治等。毛泽东在会上作了关于目前战略方针的报告,会议总结讨论了方面军及游击队的部署、军事政治教育、军区军分区组织与工作;地方工作计划、筹粮计划、筹款计划等问题,进一步对直罗镇战役进行了详细部署。会后,各级党政军民迅速落实。彭德怀司令员带领红军团以上干部,在鄜县苏维埃政府保卫队的配合下亲赴直罗镇勘察地形,测绘作战地图,分配战斗任务。林彪、聂荣臻、徐海东、程子华、叶剑英、左权、陈赓、彭雪枫等都一同骑马前往。为防止国民党军队利用直罗镇东山寨子固守,红15军团派一营部队连夜拆除了寨子围墙。

      10月28日,国民党西路东北军57军开始东进,但行动审慎,11月1日占领甘肃省合水县太白镇后,即停下构筑工事。11月6日,东路东北军67军117师北进至鄜县县城后也按兵不动。为了调动敌人,红军指挥部命令红15军团第81师的243团加骑兵营,加紧围攻驻扎在甘泉县城的东北军129师685团,以迷惑敌人。同时在直罗镇一带派出地方游击队和小股武装四处活动,以引诱东西两线东北军就犯。果然,国民党西北“剿共”总司令部见甘泉军情危急,忙令集结在甘肃省合水一带的董英斌57军全部火速东进,迅速构成葫芦河封锁线,并解甘泉之围。接到命令后,东北军第57军除留108师守备合水至太白一线外,主力3个师从合水县太白镇出发,沿葫芦河向直罗镇、鄜县攻击前进。其先头部队第109师进至黑水寺、安家川时,军部率另2个师进至张家湾东西地区。20日晨,其先头部队第109师在6架飞机的掩护下,分三路沿葫芦河及南北山地向直罗镇攻击前进,在红15军团派出的警戒分队和鄜县游击队的引诱下,于下午4时进占直罗镇,进入红军设计的“口袋阵”。57军军部率第106师、第111师进占黑水寺地区。109师师长牛元峰一到直罗镇,即向国民党西北“剿共”总部和57军军部报捷。由于东北军一路未遇到较大规模的抵抗,警惕性逐渐松懈,宿营后,大吃大喝,疏于戒备。是夜,即被红军包围,仍无察觉。

      11月20日晚,毛泽东和彭德怀得知敌109师进入直罗镇后,立即下达了作战命令,红1军团与红15军团分别沿葫芦河川两侧山岭,进入预定阵地,直罗镇南北山上布满了红军。鄜县游击队共500多人也配合红军主力进入阵地。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都亲临前线指挥。毛泽东的指挥所设在直罗镇东北方向的吴家台高地。这里居高临下,可一览直罗镇全貌。战斗打响以后,毛泽东一再指示各路红军:“要的是歼灭战”。彭德怀司令员随红15军团行动,指挥所设在直罗镇南川的文家庙村。

      11月21日拂晓,红军按预定作战方案,全线发起攻击。红1军团从正北和西北方向,进攻直罗镇北山,断敌退路;红15军团从西南、正南和东南三个方向,进攻直罗镇南山及东南地区,阻敌东逃。激战至14时,敌第109师大部被歼,师长牛元峰率残部500余人退入直罗镇东南寨子固守待援。镇东寨子围墙,事先虽被红军拆除,但牛元峰进驻后,下令连夜补修加固,加之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牛元峰借有利地形,指挥他的残兵败将负隅顽抗。红15军团经过猛烈攻击,仍未攻下,形成僵局。徐海东准备再组织兵力强夺时,周恩来深入前沿阵地来到寨前,了解到寨内无粮没水,便决定红15军团留一部分兵力包围牛元峰残部,待其逃跑时将其歼灭于运动之中,并阻击由鄜县来援的敌117师;其余主力和红1军团向西迎击由黑水寺来援的敌106师、111师。22日,红一方面军主力继续西进,迎击西路来援之敌。敌106师和111师畏惧被歼,于23日下午沿葫芦河西撤,红军乘势追击,在张家湾又歼灭106师617团,其余两师不得不退回甘肃境内。东路来援之敌117师刚到羊泉塬即遭到红军和地方游击队的猛烈阻击,也仓皇退回鄜县。牛元峰待援无望,饥渴难忍,于11月23日晚分路突围离寨,兵卒四散,牛元峰带40余人向西南方向逃命,红15军团一营部队跟踪追击。24日凌晨,在距直罗镇5公里的卧牛湾,将牛元峰残部全部歼灭,牛元峰被击毙。直罗镇战役胜利结束。

      直罗镇战役,全歼牛元峰109师和106师的1个团,毙敌1000余人,俘虏5367人,师长牛元峰被击毙,缴获长短枪3500多支、轻机枪179挺、迫击炮8门、无线电台两部、子弹22万发、战马3000余匹以及其它物资,极大地鼓舞了红军指战员的士气,改善了红军的装备。在战斗中,中共中央委员、红一军团四团代政治委员黄甦、红二团团长李英华和聂荣臻元帅的警卫员孙起等648名红军战士伤亡。

 

 

 

延伸阅读:

 

抬着将军上阵  激战直罗奠基

 

      1935年10月19日,开国大将陈赓随中央红军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甘苏区,结束了一年的长途行军,开始新的有后方的运动战。11月初,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恢复了红一方面军番号。红一方面军辖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陈赓时任红一军团第一军团第十三团团长,率部参加了直罗镇战役。

      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同红十五军团会合,对敌人是一个很大的威胁。11月初,蒋介石调集5个师的兵力,采取南进北堵、逐渐压缩的方针,企图消灭红军于洛水以西、葫芦河以北地区。

      针对敌情,红一方面军首长决定,首先集中兵力在直罗镇歼灭沿葫芦河东进之敌一两个师,尔后转移兵力,各个歼灭敌人。11月6日,红一军团进至富县西北地区,红十五军团攻占了直罗镇以东的敌据点,并以一部兵力围攻甘泉,以调动敌人东进。敌军司令部见甘泉危急,急令西线的第五十七军迅速东进,其先头部队第一O九师在飞机的掩护下直驱直罗镇。

      为了打好进入陕北两军会师后的第一仗,各部队认真进行作战准备。有了根据地,伤病员和非战斗人员也有了留守处。红一军团首长决定,除主要指挥人员外,凡是跑不动路的,基本都动员留下,不让参战。为此,军团参谋长左权逐师逐团核实战斗实力。到第十三团,他知道陈赓双腿有伤,长征中又过度劳累,就征求陈赓的意见,建议陈赓不去前线,他可以代替陈赓指挥第十三团。

      左权参谋长和陈赓是黄埔军校第一期的同学,以后又都在红一军团工作,朝夕感情很好。由左权指挥第十三团,陈赓没什么不放心的,可陈赓说啥也不干。他说:“人家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却泼我一瓢冷水!”陈赓的意思是,过去多率部担任警戒和后卫任务,这次第十三团担任主攻,哪能放过这个机会。左权理解陈赓的心情,但看到陈赓面黄肌瘦,行动困难的样子,就说要跟部队行动可以,但要配给陈赓两匹马,让陈赓换着骑。陈赓还是不接受,说:“长征我是走来的,不是骑马来的。”左权没办法,就把第十三团的特派员欧致富叫来,让他马上落实一副担架,并要求欧致富从现在起,担架不要离开陈赓前后,因为陈赓在作战中总是靠前指挥的。行军途中,第十三团担负军团的警戒掩护任务,大部队出发前,得先派出部队,沿途搜索警戒;等大部队过完了,又得折回来,沿途检查收哨。因此,部队还没投入战斗,就已经很疲劳。特别是陈赓,由于长途奔波,腿变得更跛了,拄的棍子一撑就弯了。可是,专门给他准备的担架却一直闲置着,谁劝他都不坐。

      11月18日,陈赓随红一、红十五军团的团以上干部到直罗镇附近勘察地形,进行作战部署。晚上回来,他异常兴奋,以至在战斗部署会上,还一个劲儿地问,“你们谁杀过‘牛’?这回要杀‘牛’!中央红军进入陕甘后,这头‘牛’老跟着我们啃屁股。干部团挨过啃,十三团也挨过啃。我们虽然砍了它几下尾巴,它还没老实,这回宰它‘牛’头,狠狠给它一捶,然后给它开膛破肚!”陈赓说的“牛”,是指敌第一O九师师长牛元峰。陈赓接着动员说:“十三团打了娄山关后,一直是当后卫,掩护全军。这次,我抢来了硬任务,打头阵,拦住‘牛’头打。不过,大家不要杀红眼就什么也不顾,要注意政治瓦解。这里有两句口号,大家可要记住:一句是宽待东北军,另一句是欢迎东北军掉过枪口打日本。”

      11月20日,敌第一O九师在飞机的掩护下进至直罗镇。当日晚,红一方面军首长下达命令:各部队按预定方向奔袭前进,拂晓前包围直罗镇。接到命令后,各部队立即奔袭前进。这可苦了陈赓,他拄起棍子走夜路,总也走不过战士。渐渐地,团指挥所与部队拉开了距离,而陈赓和指挥所又拉开了距离。欧致富一见急了,马上命令警卫员背陈赓。为了跟上部队,陈赓这时也不好拒绝,只好由两个警卫员轮流背了一段路。就这样,还是跟不上部队。陈赓急了,自己喊起了担架。其实担架一直在他身边,他就是总也不坐。这回是真急了。上担架时,他对担架队员说:“辛苦你们了。”又叹气道:“这真是抬着将军上阵了!”

      经过一夜的奔跑,各部队按时到达了指定位置。第十三团从东北面封住了直罗镇通往镇外的路;第七十八师从东南面封住了另一侧;第四师封死了直罗镇西面;第二师从北向南拦腰打。

      天一亮,各路红军同时发起攻击。漫山遍野红旗飞舞,枪声震天,杀声四起。敌人虽有些慌乱,但没尝过红军歼灭战的苦头,所以,尽管这头“牛”被红军迅速分割成几小块,牛元峰还下令拼命抵抗。开始,红军一喊话,敌人就回一阵枪。后来,第十三团一营营长一枪把敌军官干掉了,敌人才乱了阵脚,再也不敢还枪。红军战士端起刺刀冲过去,敌人吓得放下枪,举手投降。

      解决了前沿这股强敌后,第十三团的战斗发展就顺利了,陈赓指挥部队赶往纵深打去。不到两个小时,兄弟部队已把敌人的师部端了。敌师长牛元峰带着一个多营的部队,跑到东南角上一个土围子里,想固守待援。但敌兵失去了指挥,漫山遍野乱跑,红军也漫山遍野去抓俘虏。不大一阵子,就抓了1000多个敌人。敌一个师的兵力,基本被消灭。

      这时,周恩来副主席冒着冷枪冷炮来视察阵地,他见到陈赓后问起了战况。陈赓装着发牢骚的样子说:“小鱼小虾抓了不少,就是‘牛’还没套上。你就让我们团去宰‘牛’吧!”

      周副主席笑了笑,说:“你还是那么‘好战’(毛泽东也曾称赞陈赓‘好战’,是指一听到打仗就往前冲的意思),你只知道十三团拼刺刀厉害,可还有个美称叫‘猴子兵’,跑路打敌人援兵也是拿手好戏咧。你们就到张家湾一带打敌人的援兵吧。这里的‘牛’,有十五军团部分部队围住就行了。白天他们跑不了,我们准备他们晚上跑,正好在运动中歼灭他们。”

      接受新的任务后,陈赓马上命令收拢部队,向西奔杀而去。途中,第十三团与敌第一O六师遭遇,他们配合第二、第四师消灭了敌人一个团。其余之敌,全部缩回甘肃境内去了。第十三团又挥师东进,准备再消灭羊泉之敌。这时,传来了胜利的消息,敌牛师长在突围逃跑途中被击毙。羊泉之敌大概也得到了消息,已经撤出回鄜县了。至此,敌人的“围剿”被粉碎了。

      直罗镇战役,红军共歼敌一个师又一个团,毙敌师长牛元峰,俘敌5300余人,缴获了大量军用物资。战后,东路敌人退出鄜县,西路敌人撤回陇东,国民党军对西北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被彻底粉碎,西北革命根据地得到了巩固,给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的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高 云)


上一篇:“切尾巴”战役遗址

下一篇:瓦窑堡会议旧址

友情链接